幼师将学生短视频传上网被热议 抖音:会删除 视频 课堂-社会消息

2017-11-26 12:15

近日,有读者向澎湃新闻反应,在一款名为抖音的短视频APP上,存在一部门涉及幼儿园课堂教学和课间娱乐的内容,涉嫌侵犯未成年人的肖像权。

  记者在抖音APP上发现,类似的视频并不少见。其中一条视频里,就有十几名幼儿园学生群体在镜头前舞出发体,面孔清楚可见。

  据《长江商报》2017年9月11日报道,2016年9月,抖音从本日头条孵化出来正式上线,它的定位是合适中国年青人的音乐短视频社区,做垂直音乐的UGC短视频,并让用户在社区中进行互动。

  一名上传相关视频的用户告诉记者,她是江苏常州一所幼儿园的教师,平时就会邀请学生们一起参与视频拍摄。在她看来,这是一种“带孩子玩”的方式,自己也没有通过借助视频获得经济利益。

  此类涉及未成年人的视频是否被容许上传至网络?视频上传是否涉嫌侵犯未成年人个人信息和肖像权?

  抖音APP上,幼儿园课堂教学和课间娱乐的内容并不少见。图片系澎湃新闻基于保护隐私需要打码,原页面没有打码。

  11月22日晚,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硕士研讨生导师韩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视频上传并没有得到监护人的同意,即使长短营利的目的,也会涉嫌侵犯到未成年人的肖像权。

  抖音APP方面回答称,仅从画面来看无奈辨别有关视频是否取得了家长同意,有些视频就是老师和家长的一种互动。假如有家长投诉,抖音方面核实后会第一时光删除。

  视频作者:录制视频是一种教学和娱乐方式

  用户“幼儿园小霸王”自称是一名幼儿园先生,从2017年春天开始使用抖音APP。在她已经上传的103个视频中,内容大多为个人私生涯和幼儿园内她与学生的互动。其中,有关幼儿园学生上课视频的点赞数、评论数从数十条到数千条不等。

  在抖音用户“幼儿园小霸王”看来,录制上述视频是一种和学生交换、亲热的教学方式。图片系澎湃新闻基于保护隐私需要打码,原页面没有打码。

  在“幼儿园小霸王”看来,录制上述视频是一种和学生交流、亲近的教学方式。“录制视频时,幼儿园里年纪大一点的学生知道是在使用手机上的抖音APP。”

  用户“最傻幼儿园老师”自称是江苏常州一所幼儿园老师,姓王。据她先容,本人从2017年暑假开端应用抖音APP,平时会邀请学生们一起参加视频的拍摄,这些学生们晓得自己正在录制网络视频,都会踊跃介入其中。“与其说是教养方法,可能更多能够称作是与学生之间的娱乐运动。”

  当被问到将课堂内容上传到抖音上是否涉嫌损害未成年人权益时,“幼儿园小霸王”和“最傻幼儿园老师”表现,并未刻意去跟学生录视频。

  “最傻幼儿园老师”表示,她不会要求孩子必需参与视频的拍摄,而是顺其做作,把录制抖音当作一种放松心境、带孩子玩的方式,自己也不通过拍摄上传视频失掉经济利益。

  “我并不同意总让小孩录抖音,视频中基础是我出镜,除非有的话题适合和孩子一起拍,才会与他们配合。”“幼儿园小霸王”告知澎湃新闻,“拍完视频,我都会转发给孩子家长看,许多家长都在抖音上关注了我,大多数家长都感到老师很会玩,目前并没有收到消极的反馈。”

  她以为,“传媒是有利有弊的,不必定拍摄视频就会发生消极弊病,但也不一定都是踊跃的。”

  学者:侵权与否取决于监护人是否同意

  11月22日晚间,华东政法大学教学韩强接收磅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隐私属于私家好处、私人事务。在课堂上课算公然活动,教室也是公共场合,即便是未成年人,在参与教室的时刻就已经废弃了隐私权。因而上传幼儿园上课视频并不涉及侵犯隐私权,但它可能侵犯了未成年人的肖像权。

  华东政法大学传授韩强认为,上传幼儿园上课视频并不涉及侵犯隐私权,但它可能侵犯了未成年人的肖像权。图片系澎湃新闻基于保护隐私需要打码,原页面没有打码。

  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中提到,国民享有肖像权,未经自己批准,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韩强说明称,固然《民法通则》的司法解释中说,侵占肖像权的条件有以营利为目的这一条,但从目前的司法实际来看,对于营利目的这一局部的请求已经放松了。出于公益目标,例如消息报道以及国度公权利统计罪犯、寻人启事等情形不存在侵权的问题。除此之外,天然人肖像的制造和使用,都须要经由权力人的赞成。

  “未成年人属于无行为才能人,所以视频的拍摄和上传需要得到监护人的同意,仅仅告知未成年人是不够的。”韩强补充道,“此外,还要斟酌视频中的人数多少,如果视频中指向某个具体人,并且视频内容是特写,个人可以被详细辨认,那么视频拍摄和上传若未经许可,则是不答应的。如果视频中有几十个学生,并不会详细指向某人,那么就不用有过于严格的要求。”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在抖音上的幼儿园有关视频中,幼儿园学生数在一名到十多少名不等,其中有些视频直接指向个别学生。

  此外,韩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如果视频中未经允许有提到小孩的姓名、父母的姓名和家庭住址等,那么该视频还涉嫌侵犯他们的个人信息。

  上传有关网络视频是否会侵犯当事人合法权利?这一探讨此前也有产生。

  2017年4月25日,一款名为“水滴直播”的网络平台中呈现全国多地学校的课堂直播画面。当时,上海明庭律师事务所律师周铭认为,课堂直播或有学校治理及家长懂得孩子情况的需要,但在法律及保险上均有问题。

  上海敏诚善律师事务所律师闻豪11月21日下战书接受汹涌新闻采访时表示,我国法律对这未成年人的肖像权掩护尤其是网络肖像权一块仍有缺点,只有在以营利为目的情况下才是明文制止。老师流传学生的视频从道德上说是有待商议的,然而如果没有侵犯学生的人格权的行为也不是以营利为目的,那么老师的行动并不能说是守法。但是,如果监护人要求结束传布,那么就必须遵照。

  韩强也表示,如果家长发明幼儿园老师未经许可上传视频,那么老师首先必须删除视频,停滞侵害,如果有不良影响的,要打消影响,赔礼报歉。但这种稍微的侵权,侵害也很难认定,个别不会涉及法律上的处分。此外,这是发生在工作期间的职务行为,学校方面得到家长通知后也要采取相应举动,例如要求教师撤下视频。

  抖音回应称,在目前大批虐童事件涌现的背景下,老师们宣布孩子们在学校快活的生活视频,实在是加强信息透明的一种做法。图片系澎湃新闻基于保护隐私需要打码,原页面没有打码。

  抖音回应:被告诉有侵权内容时,会及时下架

  韩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如果受害人或利弊关联人通知视频播放平台,告知视频涉及侵权。那么依照相干法律划定,平台接到告诉后,需要对视频采用撤下或不能点击等相应保护性办法。如果接到通知后,平台金石为开,那么平台需要承当相应的弥补义务。

  抖音官网新闻显示,在用户服务协定及隐私维护政策一栏中,抖音指出用户不得发表波及他人隐私、个人信息或材料的,侵略别人隐衷权、声誉权、肖像权、常识产权等正当权利内容的信息。

  11月24日下昼,抖音APP公关徐霄桐回复澎湃新闻记者邮件称,在目前大量虐童事件出现的背景下,老师们发布孩子们在学校快乐的生活视频,其实是增强信息透明的一种做法。

  徐霄桐表示,抖音上的良多相似视频,仅从画面来看无法分辩是否获得了家长同意。有些视频就是老师和家长的一种互动。视频自身如果未经未成年人家长同意,确有可能涉及对未成年人肖像权侵权。但侵权人是拍摄人,而不是平台。

  “平台在被告知有侵权内容时,会及时下架具体通知内容,但客观上无法承担监管及正确判定的责任。我们没法断定是否侵权的时候,我们优先要保护用户的合法信息传播自在。” 徐霄桐补充道,咱们的用户均已在上传视频前明白其有合法传播视频的所有权利。“平台的任务和责任在于,有家长投诉,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原题目:有幼师在抖音上传学生短视频,抖音:接家长投诉核实后会删除

  【免责申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起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接洽。

编纂:刘超

相关的主题文章:

资讯排行

随机文章